电视报道

2007-04-01  |  上海东方卫视 SMG
《七分之一》   杨紫烨:奥斯卡背后
  
演播室:
  
在今年第79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一部由华人导演拍摄的中国题材纪录片捧到了小金人,这个奖项对于华人来说,是奥斯卡历史上的第一次。今天《1/7》新闻人物就是这部纪录片的导演杨紫烨,她的获奖作品讲述了中国安徽艾滋孤儿的故事。三年前,杨紫烨变卖了自己在美国的房产回国,开始拍摄这个片子。那么今天的奥斯卡奖对她来说,意义何在呢。
  
正文:
  
(字幕:2007年2月26日 第79届奥斯卡颁奖礼)
  
2007年2月26日,第79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在美国洛杉矶举行,和往年一样,红地毯上众星云集。在这场角逐最后揭幕之前,中国人关注最多的,恐怕就是入围提名的影片《满城尽带黄金甲》,但是,就在颁奖典礼渐入高潮的时候,一匹黑马跃然而出,一个华人女性出其不意地站到了人们的面前。
  
(颁奖实况)
  
最佳纪录短片获得者——《颍州的孩子》
  
导演RUBY 杨
  
她就是杨紫烨,本届唯一拿到奥斯卡奖项的华人。在接过小金人时,杨紫烨也成为唯一一个用中文答谢的获奖者。
  
(颁奖实况/杨紫烨)
  
感谢所有的抗艾英雄,感谢所有帮助过我们的人
  
记者:为什么你要用中文讲呢?
  
杨紫烨:在奥斯卡里面,中国题材的纪录片是没有拿过奖,我想这个是很困难的事,还有中国的电影拿奥斯卡非常非常少。我在奥斯卡,我一定用中文讲。
   让杨紫烨登上奥斯卡领奖台的,是这部纪录片《颍州的孩子》,全长39分钟的片子,追踪采访安徽阜阳市颍州地区受艾滋病影响的家庭,记录了艾滋孤儿的生活和他们的渴望。片中最主要的人物是一个名叫高峻的5岁男孩,他的父母因艾滋病去世后,连叔叔也不敢收留他。孤独的高峻整日低着头斜着眼睛看人,不说一句话,唯一的玩伴就是家中的一头猪。纪录片中,还有几个和高峻一样命运的孩子。
   直到这时,许多人才知道,这个片子在2006年已经获得过中国卫生部举办的首届中国健康传播论坛纪录片奖。06年全球公共卫生类最佳纪录片奖。而片子在去年的第十六届世界艾滋病大会上播出以后,受到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记者:你当时拍这个片的时候,你想通过拍摄这些孩子会有一个主题是什么?
  
杨紫烨:是歧视的问题。从这个故事之中你看得出来,对他们歧视影响他们多大。他小孩子的时候他最喜欢讲的是我打死你,其实他感觉自己的尊严……是人家对他不好,是他自己有尊严的。对这个小孩子不能歧视,有感染的艾滋病人不能歧视。
  
记者:其实艾滋病在美国也是一个非常多年的话题了,对于中国发生的艾滋病的一个故事,为什么奥斯卡的评委会关注呢?他们关心的是什么呢?
  
杨紫烨:他们都是告诉我,他们看到这个孩子生活的受歧视这方面打动了他们。
  
在奥斯卡的历史上,杨紫烨是第九位获得奖项的华人,在她之前,从苏聪、黄宗霑,到李安、谭盾,从《末代皇帝》到《卧虎藏龙》,曾经获得过摄影、导演,配乐等奖项。获奖之后的杨紫烨可以说是一举成名。外界意外之余,各种质疑也迅速地指向了她。
  
记者:这个片子在国内也引起了一些反面的意见,这个情况你知道吗?
  
杨紫烨:我看到网站上有一点点,
  
记者:那么现在关于这个片子还有一种说法是这样的,奥斯卡这次选择颍州的孩子作为最佳纪录片的获得者,给了它这样一个奖项,究竟是因为一种审丑的观念还是有因为其他的什么?
  
杨紫烨:我只有讲,就是他们看到这个片子的人都是这样问的,他们第一个问我问题,都是高峻怎么样,小孩子怎么样?他们情况怎么样?他们听到他们现在情况好的时候,他们特别高兴,还有第一个是怎么去帮助他们。
  
而在奥斯卡颁奖之后,还有人说片子的创作人员应该是到实地拍摄的两位编导,而杨紫烨,仅仅是挂了一个名,是因为送奖的影片发行商看中了她在美国电影圈里的影响力。
  
记者:还有一种反面的意见,说片子主要是你手下的编导拍的,跟你没有太大的关系,
  
杨紫烨:他们做的前期,他们做了很多,所有的授权,都是我开的,所有的决定都是我去决定,所以他们怎么讲都可以。
  
从小在香港长大、在美国求学的杨紫烨,两年以前来到大陆打拼,现在普通话依旧说得不是十分流利。她没有想到,在她鼓足勇气离开美国到人生地疏的祖国大陆以后,两年时间带给她今天的成就、荣耀、关注乃至争议。
  
上世纪七十年代,18岁的杨紫烨离开香港,到美国旧金山学习绘画。在那里,她与后来成为丈夫的任国光认识,开始学习电影。
  
杨紫烨:当时20到30年前(学习电影)是非常前卫的东西,在美国也是,在华人这方面可能只有我们有几个人去做。我们当时学校只有可能800多学生,只有三个中国人。
  
记者:你觉得你是一个很前卫的人吗?
  
杨紫烨:对,我喜欢做一点事前卫一点,
  
记者:中国的很多女性她肯定会选择一个比较安稳的生活,选择一个比较固定的,大家都认可的一种生活方式来生活,你呢?
  
杨紫烨:一定不会。
  
记者:你喜欢过什么样的生活?
  
杨紫烨:有一点不可预料的生活方式,/如果我的生活是一步一步去作出的,我想我太闷了,对我一点冲击力都没有。
  
记者:很不安定的感觉?
  
杨紫烨:不是安定,是一种去尝试。
  
在当时的美国,华人学习电影的很少,而能在美国电影圈里出人头地,那更是一件让人难以想象的事情。杨紫烨就在这个圈子里,以自己的坚忍和努力,从剪辑助理做起,慢慢成为在圈内颇有名气的华人剪辑师。华裔导演王颖的《喜福会》和陈冲的《天浴》,就是由杨紫烨担纲剪辑的。与此同时,她还自己拍摄了多部反映在美华人生活的纪录片。就在事业发展看起来一帆风顺的时候,杨紫烨却做出了令人意外的决定:变卖在美国住了16年的房子,和丈夫一起回国拍纪录片。
  
在北京市区繁华地段的工作室里,杨紫烨还留有当时在美国旧金山家里的照片。2002年,杨紫烨无意中在美国的报纸上看到了关于中国国内艾滋孤儿的报道,她觉得自己有了一种拍摄的冲动。杨紫烨很快写了一份到中国拍摄艾滋孤儿的策划书,给各种基金会写信,申请拍摄经费。但近两年的时间过去了,毫无结果。
  
记者:当时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呢?
  
杨紫烨:感觉是一个困难,还有很多事都是封闭的,不可能谈这方面的事,所以他们很多都觉得你这个很有难度。
  
记者:有没有考虑不要再做这个项目
  
杨紫烨:当时有想,但是我决定做一个事情就要去做,可能我的性格决定去做的事情就去做。
  
就在杨紫烨的计划看起来遥遥无期的时候,2004年事情突然有了转机:中国卫生部与美国NBA一起合作拍摄艾滋病公益广告,杨紫烨被邀请执导这个片子,而参演的是中国的姚明和已经感染上艾滋病的篮球明星魔术师约翰逊。
  
杨紫烨:找到姚明拍公益广告是一个很大转机。
  
记者:为什么这是一个很大的转机呢?
  
杨紫烨:当时我们已经跟一个基金会谈了很多了,谈了一年了,后来他们见我们参与这个公益广告,他马上就感觉这个很好,后来资金就给我们了。
  
记者:这个意义很大吗?要他们两个人合作拍一个艾滋病的公益广告?
  
杨紫烨:在美国反映不大,在中国很大。
  
记者:为什么呢?
  
杨紫烨:姚明是一个在中国最著名的运动员,他可以跟感染艾滋病的人一起打球,一起吃饭,我想这个是意义很大,对很多普通的公众来讲,他怎么去面对,不害怕了,他们很多人都不害怕了
  
就在那个时候,杨紫烨感受到了中国政府对艾滋病患者的关注和重视,2003年12月1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亲自前往北京地坛医院看望艾滋病患者。这些都让杨紫烨燃起了拍摄纪录片的希望。2004年,在拍摄完姚明的公益广告后,杨紫烨卖掉了全家人住了16年的房子,拎着两个提包和丈夫一起回到了中国,开始筹备拍摄艾滋孤儿的记录片。
  
记者:你当时估计这个计划会在国内拍多长时间呢?
  
杨紫烨:那时候我想只要两年。
  
记者:两年并不是一个特别长的时间,那为什么决定房子也卖了,就到国内来呢?
  
杨紫烨:有意义的东西,你一生可能只能碰到一两次去做很大意义的事,当时我感觉这个是非常有意义的事,为什么我不可以自己牺牲一点自己去做呢?我当时这样想,我感觉这个事是我一生之中可能最有意义的事。
  
记者:像断了自己退路一样的感觉。
  
杨紫烨:对
  
经过联系,杨紫烨选择了安徽省阜阳市来拍摄自己的纪录片。阜阳古称颍州,在河南和安徽交界处,上世纪90年代初因为非法卖血,多达30%的村民感染了艾滋病,也因此留下了不少艾滋孤儿。
  
记者:你去那儿拍摄,当地政府是什么态度?
  
杨紫烨:我知道他们对我们很支持,当时副市长请我们吃饭,这方面很支持
  
记者:那么怎么选定高峻,他是你片子的一个主要的人物。
  
杨紫烨:高峻他当时的情况已经不太好了,后来我去看他的时候,我感觉这个小孩很有意义,他的眼神特别好。
  
记者:怎么说呢?
  
杨紫烨:他也是有天真的一面,但是他有一种很悲惨的眼神。有一种很悲的感觉一样。
  
在高峻家里,可以看到的是破旧的房间、残留的药瓶,杨紫烨在拍摄日记中写到:“我清晰地闻到了一种味道--死亡的味道。这种味道是如此的刻骨铭心,那是任何镜头都无法捕捉和传递的震撼感受。中国内地还有7万多个艾滋孤儿在相同的阴霾里挣扎,那又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从2004年8月到2005年8月,十多次的拍摄,八十多小时的素材,杨紫烨的摄制组密切地记录着这些孩子的生活。他们和孩子们一起游戏,一起吃饺子。这些外来人与孩子的密切接触,让周围村民也慢慢地改变了看法。2006年中,片子制作完成。对于杨紫烨来说,拍摄、剪辑、得奖的过程,意味着她逐渐走进孩子们心灵的这个过程,意味着了解这些孩子的成长真正需要什么的过程。而她扎扎实实、勤勤恳恳的两年,也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回报。
  
杨紫烨:当时是一个很神秘的病,但是现在是很开放,他们都没有问题了,他们常常跟小孩子玩,完全改变了/他们很多孩子他们都讲话了,多方面的改善已经是天跟地的改变。
  
记者:是什么让这些孩子这么大的改变的?
  
杨紫烨:这个很多方面,当地政府的努力,卫生部很多方面的努力,现在很多人都做这个宣传的工作,我们其实做的很小一部分,但是我们很开心,能够做一点事。
  
现在,杨紫烨工作室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了更多受艾滋病困扰的人群,和为此努力的人们,其中包括第一个公开艾滋病感染者身份的大学生朱力亚,为改变艾滋孤儿命运奔走的志愿者杜聪。而在《颖州的孩子》这个片子里里几个艾滋孤儿,目前都得到了很好的照顾。高峻还参加了艾滋孤儿公益广告的拍摄。
  
杨紫烨说,自己接下来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拍摄公益广告上。在她看来,公益广告的社会影响力比单纯的纪录片要大,她希望能够彻底改变对艾滋孤儿的种种歧视。在杨紫烨的办公室里,奥斯卡的小金人被放在一个角落里,对她来说,这只是一个开始。
< 回上级分类    |    查看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