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新闻

陈冲 杨紫烨 两个女人联袂成长

2007-07-08 | 北京青年报
一位是二十多年前就红遍中国, 随后赴美的女影星, 一位是默默无闻二十年, 今年把奥斯卡小金人捧回北京的华人女导演. 今天上午, 上海体育学院, NBA球员将参与一场为中国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举办的公益活动, 就是她俩, 在台前幕后地忙碌着. 她们, 就是陈冲和杨紫烨, 10年前, 两人忙于同一部好莱坞电影并由此相识, 如今又同时忙于关乎中国的公益事业. 这是一段什么样的友谊呢? 陈冲, 杨紫烨为此接受了本报专访.
为了给 "天浴" 选剪辑师, 陈冲和杨紫烨相遇于 "吃" 场
1997年, 陈冲拍摄处女电影作 "天浴". 拍完后, 她为片子寻找着合适的剪辑师. 她和杨紫烨的世界里这时出现了一个关键的 "交点" -- 一位美国导演是她俩的朋友. 正是这位美国导演的推荐, 杨紫烨来到了陈冲面前. 这时, 杨紫烨在业内已有 "剪辑皇后" 的美誉, 她早在1984年就在好莱坞华人女导演王颖的 "点心" 中担任了剪辑工作,后来还剪辑了王颖享誉海外的《喜福会". 不过这一切, 陈冲并不知道, 以为杨紫烨 "当时也没有太剪过故事片, 也不是特别有经验".
杨紫烨要记者代问陈冲为何最初选择她. 面对这个问题, 陈冲笑了足足三十秒. "有时候在一块儿工作, 也是缘分, 那时候不是十分了解她. 朋友介绍了, 我就去见面. 第一面, 感觉她特别稳重, 特别可靠, 不俗的一个人, 谈吐, 穿着, 一些简单的看法, 都蛮直截了当的. 感觉在风格上会和自己比较统一". 记者对这个答案 "不满意", 陈冲又笑了". 电影工作,很多豁时候,都是一种缘分. "她笃定自己就是凭借 "直觉". "做 "天浴", 整个儿都是凭直觉. 我见她的时候, 能感到一种不俗的风格, 一种特别诚实的态度."
对于两人见面的地点, 杨紫烨至今都记得. "在香港湾仔君悦酒店. 晚上. 大风雨. 其实此前我们在别的场合有遇见, 只不过她对我没有什么印象". 那时候, 一向低调的杨紫烨, 以为会在 "很著名的演员" 陈冲身上嗅出一股傲气, 结果自己 "失望" 了. "她很随便, 那次吃的是甜品自助餐. 我和她都喜欢甜点, 都吃得很开心."
陈冲拍几部片子, 杨紫烨帮她剪了几部
早在 "直觉" 时期, 陈冲就预测两人合作会特舒服, 事实也如此. "即便不是完全一致,也是很实在的那种. 一切可以探讨". 陈冲告诉记者: "在现场那一块, 我是很熟悉的, 没有压力. 哪怕是以前没有导播, 现在第一次导, 我都没什么陌生感的". 但后期工作她从未做过. "我从她身上的确学到了不少东西". 杨紫烨是陈冲后期制作的 "启蒙老师".
现在回忆起那次合作, 杨紫烨说: "剪片子的时候, 她不用怎么跟我讲, 我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了. 可能都是女性, 许多东西是相通的." 这次合作, 陈冲还有一意外发现: "她坐在电脑前, 四周总能发现吃的. 我很能理解, 我写剧本, 也喜欢边写边吃东西." 杨紫烨剪片子, 陈冲除了看电脑, 还看剪片子人吃东西的模样. 以至于现在, 陈冲每次和杨紫烨见面, 都要给她带一大堆吃的.
不多久, 陈冲第一次执导好莱坞大片 "纽约的秋天". "米高梅公司的这个片子, 我去导演时, 公司把所有的人员都定下来了, 包括剪接." 为片子选的“老外”剪辑师, 虽然已经剪过不少好莱坞大片, 却怎么也剪不出 "陈导演" 想要的样子. 后来, 她再次找到了杨紫烨. 当时, 杨紫烨刚拍完反映香港回归前后年轻人心态的 "风雨故人", "对年轻人心态很清楚, 而这部电影, 也是反映年轻人的." 在剪接这部片子时, 她俩经常联手 "说服" 制片人尊重她们的意见.
迄今为止, 陈冲就执导了两部片子, 全是杨紫烨来剪辑. "要是有下一部, 还找她." 伴随合作的深入, 友谊也在 "步步升级". 两人都喜欢电影, 都喜欢听故事, 也喜欢讲故事. 陈冲告诉记者: "她经常来看我的孩子. 她跟她丈夫都到我家来做客. 我们家, 他们把那烤肉的东西, 还丢在我们家院子里, 现在还在那儿呢. 他们人都走了好几年了, 那东西还丢在我们那儿呢." 陈冲说, 她俩一直彼此影响着.
因为杨紫烨的入围, 陈冲第一次看完了奥斯卡颁奖典礼
杨紫烨2004年到中国北京做自己的工作室, 有不少朋友反对, 陈冲听到了却 "挺兴奋". "如果我可能做到, 我都会来." 但陈冲的爱人虽然也是华人, 却不像杨紫烨爱人是做电影的, "他是医生".
朋友在北京创业的艰辛, 陈冲 "不用问也知道". "我知道她在搞这个项目, 也知道她搞得很辛苦." 对于朋友的这些, 她却不愿具体再提. "遇到这种事情, 不是我跟您说的. 您问她比较合适." 陈冲曾到北京去看她, "能感觉到她真的是受不了了, 工作上, 从生活上都有. 遇到的一些人, 一些事 . . ." 陈冲早就想象到杨紫烨刚来肯定不习惯. "到南方可能还稍稍习惯一点."
对于杨紫烨后来捧回北京的 "小金人", 陈冲称自己太清楚好朋友 "根本就没有想过去拿个什么奖": "这个什么奖, 本身就不成其为拍戏的原因." 对于国内某些导演 "冲奥" 的口号震天响, 陈冲认为“可笑".
但因为杨紫烨的入围, 从来没有认认真真, 完完整整看 "奥斯卡之夜" 的陈冲, 专门约了人, 在美国一朋友家中张罗了小型的“奥斯卡之夜": "宣布她得奥斯卡, 我乱叫了一通之后, 就拨她的电话, 告诉她, 非常非常替她骄傲." 陈冲觉得: "如果有一个人是值得得到任何奖励的, 就应该是她. 她一直在默默无闻地努力, 那么多年, 特别真诚地感受每一件事, 认真地做每一件事情, 没有任何玩世不恭的态度."
陈冲在中国参与公益活动, 杨紫烨给了她第一次机会
今天, 是连续三年来到中国的 "亚洲区篮球无疆界" 活动的最后一天. 今天上午, 上海体育学院内, 休斯敦火箭队的卢瑟. 海德、芝加哥公牛队的克里斯. 杜洪等数名NBA球员, 与来自河南, 安徽, 云南等地的30名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一起打球, 一起就餐. 这个公益活动, 是杨紫烨具体 "张罗着". 应好友邀请, 陈冲前来主持. 因为她是 "篮球盲", 早早地就问杨紫烨要了球员名单 "温习功课".
陈冲说, 自己在美国经常做一些公益活动, 但在中国还没有机会, 她感谢杨紫烨给了自己机会. 杨紫烨说自己之所以请陈冲, 因为她也是一位母亲. "以后有什么事情, 还会拉上她."
陈冲: 女人做了母亲才是更大的成长
对陈冲的电话采访, 始于前天夜里十点, 因为 "孩子哄睡着了, 说话才方便".
现在陈冲自己不 "倒腾" 片子了, 也很少接拍新片. "拿一个DV, 我现在拍的就是她们." 她有两个女儿, 大的八岁多, 快九岁了, 小的比大的小两岁. 孩子在陈冲生活中占了很大的比例: "这是自然的事情, 孩子是需要母亲的."
前天晚上, 两个女儿临睡前一点 "普通的调皮", 让她 "烦心". "为她们出钱出力出一切, 完了给我一张脸还像我欠她似的, 哈哈!" 在美国, 孩子有时要送去学校读书, 家里也有保姆做帮手, 还好点: 可这阵子是在上海父母家度假. "每天每刻, 一切的一切, 都是要我给她们弄, 弄得自己有点超负荷了."
每天在家里跟孩子说话, 她会非常羡慕成年人在一起的聚会. "因为你会需要交流思想, 是在你这个层次上的. 你会需要谈论电影, 需要谈论小说, 需要谈论生活当中那些事情 ——— 那些你跟孩子无法交流的事情. 你会觉得很孤独, 会觉得有烦躁." 陈冲说, 人们如果一味地去歌颂母爱, 这肯定是假象. "做母亲的, 肯定有心烦意乱的时候, 肯定有想揍她们一顿的时候. 但是, 你说我会不会为她们去死? 我当然会."
但是, 在她眼里, "孩子们总的来说是太可爱了", 因为 "她们就是你的延伸. 时间花给她们就是花给你自己啊", 她更感念孩子对自己的宽容: "老大刚生出来时, 我还是去工作的. 老二生出来, 我又回国拍了电影. 有时候你觉得亏欠了她, 她都觉得你特别好, 把你当作全世界赐给她最好的礼物. 从她的眼睛里看你, 你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 最可爱的."
"一个女人, 变成一个母亲, 是一次很大的成长." 做了妈妈的陈冲, "才更加孝顺父母了." 陈冲的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 她16岁时却 "误入" 上海电影制片厂表演训练班, 且很快以 "青春" 成名: 还是上海外国语学院 (今上海外国语大学) 学生, 便因 "小花" 获第三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主角奖. 1981年, 她成为首位赴美国发展的内地影星. 1986年, 陈冲出演自己在好莱坞的第一个女主角 ——— "大班" 中的美美. 为一些裸露镜头, 使她国内声望遭遇最大程度失落, 家人在国内替她 "聆听" 了无数指责.
只是现在, 俱往矣. 她最后一次看到 "小花" 里的镜头, 还是在卡拉OK里面, 当时在场的朋友, 因为她在剧中早已过时的扮相, 善意地 "奚落" 了她一番. "现在回看, 我是一个挺糟糕的女儿. 你知道母亲是爱你的, 也知道母亲是最亲的, 正因为这样, 有什么心烦的事儿, 就对母亲发脾气. 说话态度恶劣啊, 不耐烦啊, 这种时候最让母亲伤心了." 1993年, 在出演奥立佛. 斯通执导的电影 "天与地" 中, 陈冲首次挑战老年角色, 扮演年龄跨度从20多岁到60多岁的越南母亲. "当时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我的母亲."
尽管陈冲觉得自己演得总是不够好, 但身为人母的陈冲, "除非片子对世界对自己有特别的意义, 否则是不会拍的". 接拍李安的 "色·戒", 是因为 "他请我我就去了, 进到他组里观察观察他怎么工作的".
约一年前, 有朋友在她家问陈冲的两个女儿, 在她们的童话故事里, 妈妈扮演着什么角色. 小女儿婷婷说 "妈妈是皇后". 而陈冲却说 "不, 我们不在这个故事里, 我们在自己的生活里". 杨紫烨: 从美国到颍州艰难的 "奥斯卡" 之路.
2004年, 杨紫烨卖了在美国的房子, 和丈夫来了北京. 带来的东西很少, 其中一幅油画, 现挂在家里玄关处 ——— 画中两人头倚头, "这是我, 这是我老公". 这幅画是他俩上大学时朋友送的, 以前在美国就挂在家的门口. "现在还在这里, 表示生活没有变化." 3年后, 她靠回国拍摄的 "颍州的孩子" 摘走了奥斯卡小金人.
初到北京, 举步维艰
来北京前, 有朋友劝她: "你去内地拍艾滋题材的公益短片, 是不可能的." 当时, 中国内地没有人涉足这一题材的纪录片拍摄. 她曾为NBA拍摄姚明和约翰逊关于艾滋病的公益广告, 在这些广告的影响力调查中, 中国地区是最好的. "拍给美国人看有什么意思? 我要拍给中国人看. 中国公众当时对艾滋病的知晓率远不如美国, 这也就决定了我回国是有意义的." 此前, 尽管做电影工作已20余年, 每两年一次小变化, 只是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回国.
杨紫烨说, 她和丈夫都出生在香港, 不习惯北京的气候, 可以慢慢来: 讲一口 "粤语普通话", 也可以慢慢来. 只是, "在中国找好的人, 真的难. 中国社会变化太大. 你做公益不像别的, 不为挣钱, 要找一个志同道合的, 又能彼此信任的, 太难了. 再说你谈的是艾滋, 更没人理你了." 没有太多的启动资金, 不用说道友了, "工作人员都难找".
第一年, 她头发都掉了不少, 睡觉都不能睡. "我好愁. 联系电视台免费播公益片, 人家都不要." 言及此, 杨紫烨强调说, "过了2005年, 好了很多, 2006年就已经很好了" ——— 尽管她今年获得奥斯卡金像奖的9分钟公益短片 "颍州的孩子", 至今都未能如愿于 "六一" 节在电视台播出, "他们只表示有兴趣".
入围奥斯卡, 让她遭遇情绪 "最低谷"
"高峻现在还是7岁的孩子, 很多人都对他很有爱心, 对自己的病没意识, 五年之后, 他应该12岁了, 他能不能顺利上学? 青春期的他会怎么看自己? 楠楠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 她的生活怎样? 黄家三姐妹, 应该读大学了, 是会回农村, 还是会怎么样. . . ?" 在拍摄 "颍州的孩子" 时, 她想过要数年后续拍这个故事. 但没想过这部短片会和 "奥斯卡" 有关系.
该片制片人曾在10年前有作品入围过奥斯卡, 对 "颍州的孩子" 甚为欣赏, 看后对她说, "应该有希望", 于是就把片子送去参加奥斯卡初选. 杨紫烨都没跟团队说. 直到初选通过, 有朋友在网上看到, 问她这怎么回事, 她才知道通过初选了.
但高兴只是短暂的, 第二天, 几篇报纸的报道便把她的情绪打入了 "谷底". "我做二三十年电影, 从美国到现在, 和爱人在美国的信誉都很好的, 圈内对我很尊重. 但奥斯卡提名之后, 有报道说我没帮助孩子, 有报道说我不是导演, 抢别人功劳 . . . 事实上, 从见到孩子第一天, 我就开始了力所能及的帮助, 关于拍片子拍摄所有的决定都是我做的 . . . 我每天工作十七八个小时, 都没问题. 但这个, 受不了."
丈夫引她走上电影路, 片子就是他们的孩子
2007年2月, 属于杨紫烨的 "奥斯卡之夜" 还是来了, 那是她第一次出席那样的场合. 她特意用中文当众致谢. "我知道, 奥斯卡是很多中国电影人的梦想. 我很高兴, 中国题材的纪录片能获奖."
在奥斯卡颁奖的后台, 她有一分多钟时间 "自我陈述". 她感谢了朋友和自己的团队, 感谢了已结婚20年的丈夫任国光 ——— "颍州的孩子" 第二摄影. 夫妻俩至今没有孩子. "其实, 我和先生都很喜欢孩子的, 只是错过了. 我是工作狂, 片子就是我的孩子." 丈夫在家里是长子, 因为孩子问题, 公公婆婆曾给杨紫烨很大的压力.
在最后, 她感谢了自己的双亲.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华人在美国的生活是非常艰难的, 酷爱电影艺术, 却绝不奢望她入行的父亲还曾在女儿刚入行时就打趣, 问她有无可能拿奥斯卡, 当时, 女儿给他的答案是 "不可能吧". 父亲于1986年辞世; 1996年, 母亲辞世: 11年后, 他们的女儿把自己获得小金人的消息带到了他们的墓前. 说到这里, 杨紫烨流泪了.
杨紫烨的下两个项目, 是关于环保的. "这两个项目, 都是中国的企业家给我们支持, 我们很高兴. 环保去年提得少, 今年似乎每天都是环保环保." 她得意地笑了, 孩子似的.
http://bjyouth.ynet.com/article.jsp?oid=21892426&pageno=1
< 回上级分类    |    查看下一篇 >